<<  < 2010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落红满径  兰经 (又是个古早的坑,最近撒了一点土……)

风筝 发表于 2010-3-7 3:18:00

落红满径     悦兰芳X经天子


   经天子做过一个梦,梦中他生就巨大的金色羽翼,展翅向他所无比期冀的苍穹而去。苍蓝色的天空华美如丝缎,凌空而起,凛冽的风如水而逝,万事万物却也尽收于眼底,一时间江山如画,豪气斗升,却忽而满目变作一团血似的深海,看不到边际。他便这样直直自九重天阙坠落,折了翼,流落在深红深红的世界里。举目所及, 遍地是,滴着血的一品丹心兰。他渐渐迷失在这红色的花海中,花朵越积越多,皆向他压下,他的身上手上,沾满了鲜红的血液,浊重的腥气混着兰花幽幽隐隐的馨香,是令人作呕的窒息。而后他被花的洪流淹没了,沉入血海之底。
    那时他年岁尤少,被这梦魇惊的冷汗淋漓,只记得清醒之际,手里死死攥着前来探视的兄长的衣袖,看见兄长如常穿着惯爱的朱红,宛如梦中那抹不开的血色。纵然温言软语在旁相劝,脏腑却翻滚难忍,将白日里的糟臜呕了兄长满身。愧然的仰起脸,却见兄长秀雅眉目之间无一丝愠色,只任由下人除了外裳,着雪白的里衣,轻轻的搂紧了他小小的身子,低声吟道:“天子……”语调里满是疼惜。他也就抱紧了兄长的身子,眼泪再也止不住,浸湿了自己小袖不够,又湿了兄长肩头,弄得两人都狼狈不堪,被方才进入寝室的父母所见,还以为发生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惊的仆从们鸡飞狗跳,才知仅是幼子一梦而致。他还仿佛啜泣着向父亲讲了梦中所见所感,父亲听了大笑不已,笑他幼子心性,竟把荒唐一梦当了真。娘亲也不言语,摸着他的头温柔的笑。经天子当时满心不服,小小的鼻子抽起来,把听到的种种半生不熟的周公易卜谶纬之说拖出来辩解。满心委屈可偏伶牙俐齿,语速也较平时快了不止十倍,又激的满室笑了一回。他用眼角瞅着他的兄长,也是颔首朝他轻笑,双手微做揖样,似像夫子授教行的敬礼。他知道自己闹了笑话,下了床便追着他的兄长打闹,精神到也好了七八分。

    后来二人母亲早逝,父亲忙于公务,见二人自幼相处,情感极好,况且悦兰芳性子沉稳,经天子又素喜缠着他兄长,便放心交由了长子照顾幼弟。只是这样时日久了,只担心幼子恐怕得不到应有的习炼,于是又叮嘱了悦兰芳,莫要娇惯了天子。
   自此,经天子印象里的兄长,一直轻轻拉着他的手,伴着他的童年。

   日月一轮轮逝去,而彼时月缺月圆,却再不复当年。
   曾经亲昵的兄弟,掺杂了欲,掺杂了名,掺杂了利,是是非非之间,便再不似幼时。
   他们虽是亲骨肉,固然俩兄弟都进入了汗青编门下学府学习五经六艺诸子史学,却因为始终差着些年岁,两人的课程因而也并不相同。或许是宠溺幼子,亦或是出于对长子的历练。悦兰芳的课程每日早于经天子,不待鸡鸣,汗青编的少主便已早起,温习今日的课程后进入学府。
   经天子的课程稍晚,但自幼尊师重道的礼教植根于内心,提前半个时辰,他已候在门外。少年玩兴大盛之时,他也曾透过朱紫雕饰的门间,窥看兄长与夫子的对答。自夫子那微笑的捻着三绺长须的姿态来看,兄长的回答很得他意。听的日子久了,更是发现除了儒家经典之外,尚有另外的夫子教授悦兰芳治国经略之学。而这,却从未出现在他的课程之中。他迷惘的看着兄长带着有如兰花一般的淡淡笑颜,在夫子的问答下依然对答如流。

   经天子独自立在晨间冰凉的风中,看见兄长从学府中步出,用带着儒音的温雅唤着他:“天子,汝来了。”而后走开,留下深红的背影。
   渐行渐远。
   自此,抱着莫名的情感,经天子亦再不满足与区区所学,每页自藏书库搬来各类书籍。经国韬略、异地游记、各处方言,凡所涉及,不至读完,誓不罢手。仿佛这样,他与他的兄长之间的由岁月铸就的鸿沟,就能日益缩短。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