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Neurotic Fishbowl
法国历史同人 波旁王朝/路易十三X黎塞留  长夜
风筝 发表于 2012-10-1 17:15:00

法国历史同人 波旁王朝/路易十三X黎塞留  长夜

———————————————————————————— 
一直被这个CP萌的满地打滚,奈何搜来搜去,就只那么短短几篇,补完了900多页的《黎塞留传》刚好有江山坛子的活动,抽到了古诗十九首的题目,自己动手写了篇……有喜好的TZ欢迎交流呦

by:mettisk


【正文】
  
       是否让枢机主教阿尔芒·让·杜普莱西·德·黎塞留进入御前会议?
  
       既然新就职的枢机主教展现出来的能力与决断让所有人畏惧,年轻的国王在经历了如此多的背叛与失望之后,怎样才能接纳这样一个手段非凡又野心勃勃的人进入他的御前会议呢?在他们从前的立场来看,这并非是一个无谓的问题,孔契尼[1]的阁臣、王太后的宠臣——无论是哪个身份,黎塞留从前很多时间都似乎处于与国王不那么一致的立场上。现在,除非枢机主教能够展现足够多的诚意,足以让国王放下戒心,信任他献出的忠诚和才能能够改变当前所面临的僵局。
  
       黎塞留为此做出积极地表态。国王当然知道,然而他一直对此存有疑虑。他曾经对普拉斯兰元帅说到:“此人很想参加朕之御前会议,但他屡屡犯上,朕不能就此一决。”[2]最终让他下定决心的是西耶里和皮西厄在瓦尔特利纳事件[3]上的重大失利和继任首相德拉维厄维尔在此事件上的无能为力。他从他的外交使节那里得知,德意志的萨克斯选帝侯甚至戏言“法国有位伟大、强有力的国王,怎么我们四年来竟没听说过呢?”[4]                                        
  
       路易十三终于下定了决心,要亲自当面召见黎塞留。
    
       此时的黎塞留,虽然对未来的胜利有着极其积极的预见,但并不知道这位国王此刻的决定。漫长的等待让他多少有些焦灼,况且他正在为那屡次困扰他、让他疼痛欲死的偏头痛所恼。当国王的密使前往执行他的命令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场景。红衣主教一只手撑着额头、紧闭着眼,紧紧的倚靠在宽大的办公桌上,办公桌上正堆叠着厚厚的一沓未写完的信件,而另一只手却近乎轻柔的放在一只浑身雪白的猫咪身上,仿佛那柔软的毛皮能给他带来奇异的力量,使他能足以对抗这难忍的痛苦一般。称之为近乎,是因为那放在猫背部的手劲或许由于身体上的不适并不能如身心舒适时那样协调,猫咪显得有些躁动不安,发出咪唔咪唔的叫声。
  
       然而国王的密令不啻一剂良药。在收到国王召见消息的那一刻,那折磨他多年的偏头痛在这一刻仿佛突然远离了他一般——他从座椅上站起,那挺直的身姿和锐利的目光都显示出了他现在良好的状态。他还顺手抱起了因为受到惊吓而跳到一旁的猫咪,给予了一个欣慰的亲吻。那位密使丝毫不怀疑,这位未来的御前大臣已经预先得知了今晚所要经历的必然结局。
  
       黎塞留一直等候在贡比涅城堡国王寝宫窗外的平台上。
  
       他丝毫不怀疑,这是路易十三在重要任命前故意展示他国王的威严的一个小小的手段。在看清这一点后,尽管暮色渐深,但坚定的信念和枢机主教层层叠叠的红色法衣足以让他抵御入夜后的寒冷。在经历了七年的蛰伏特别是阿维尼翁的放逐之后,对与如何适时的忍耐,他已深有心得。
  
       国王寝室的门已经打开,站在窗外,黎塞留看到,国王屏退了侍从,亲自拿着烛台,解除了隔绝他们的屏障。黎塞留得以进入寝室,与路易十三进行这唯有他们二人在场的密谈。
  
       红衣主教欠身行礼,而路易十三允许他君臣之礼谈话。
     “黎塞留,想必你已知道今晚召见的意义。” 
     “陛下,臣幸蒙恩召,故能得瞻圣颜,请陛下恕臣不敢妄自揣度圣意。” 
     “收起那些无谓的托辞,王太后数次向朕建议,德拉维厄维尔近日也进言,朕相信你必然也知晓,都是推荐你进入御前会议。朕相信这二者的建议必有其理由,但朕必须明确,你是否会尽心尽力,维护朕的权威?” 
     “倘若臣之前所为有任何令陛下不满之处,臣愿请陛下相信,臣之今后所为将除王国昌盛、国王荣耀之外别无他图。”枢机主教除下他的方帽,“臣之殊荣来源于陛下,想必陛下仍有记忆,在授予臣枢机主教冠冕的典礼上,臣曾在主和众人面前发誓,愿将以全部身心乃至生命效命陛下,即便血染全身也在所不辞。这并非权宜之语,臣将以今后所为使之证明这正是臣毕生所践行之信条。” [5]
      此时的黎塞留语气是如此的虔诚,眼神又是如此的热切,年轻的国王不禁忆起他年少时曾见的还是吕松主教的黎塞留所做的精彩的布道。这个人的确善于运用言语的威力,使其达到自身追求的目标。
  
       随后,黎塞留便取出那叠厚厚的信纸,上面正记录着他这些日子反复思虑的关于瓦尔特利纳事件的条陈。[6] 
       国王听着他细致而条理分明的讲解,不禁与他谈论起来,越发感受到得两人在政事上的契合。在谈论行将结束的时候,他们的手已经交叠在了一起。

       他以王国的荣耀引诱他,但他却不能斥退这红袍的撒旦,因为彼之所想正是他之所求。[7]
       路易十三最终选择相信了黎塞留的忠诚。
  
       此时长夜将逝,已隐见晨光熹微,国王便邀请红衣主教在他的寝宫一同就寝。
       红衣主教欣然接受了这一来自于国王的恩赐。

       为了不打断这融洽的时刻,路易十三并没有传召侍从,而是示以恩典,由黎塞留来为自己更换睡衣。黎塞留脱下枢机主教的权戒,解下红色的手套,又重新带好戒指,以做弥撒般崇敬的姿态,解开国王隆重的晚装,为他换上轻柔的睡衣。而他自己,则一一脱下是红色的长斗篷、白色的及膝长袍以及红色的及足长袍,最后是方帽和小圆帽,[8]它们被整整齐齐的堆叠在床边。解除了世俗和教会赋予的特权的矫饰,现在,他们二人得以坦诚相见。
     
        一盏一盏摇曳的烛火被吹熄,在这漫漫长夜的末端结束了它的使命。
  
        第二天下午两点,路易十三与黎塞留共同出现在举行御前会议的厅堂,其他所有人都为此惊愕不已。

        这一天是1624年4月29日。正是未来一切伟大的开端。
  

         【END】

备注:
[1]孔契尼:亨利四世被刺杀后,路易十三的母亲王太后玛丽·德·梅迪奇摄政,她的宠臣孔契尼把持朝政,黎塞留于1616年11月25日出任孔契尼组建内阁的外交兼军务大臣。1617年4月路易十三在吕伊纳的支持下发动政变,玛丽·德·美第奇被放逐于布洛瓦。孔契尼被杀。黎塞留被放逐到阿维尼翁。

[2]引自《黎塞留传》468页

[[3]瓦尔特利纳事件:《黎塞留传》(441页-466页)1603年亨利四世就以条约方式把瑞士各州以及格里松斯共和国同法国联系起来,特别是被承认为垄断使用阿尔卑斯山隘隘口的权利,但1617年该地区信奉天主教的瓦尔特利纳人起来造反,西班牙人插手干预,占据该地。西班牙和奥地利的军队将战争引到格里松斯联盟的领土上。格里松斯联盟放弃对瓦尔特利纳行使统治权,加入同西班牙的紧密同盟,格力松斯随后再开战火,被西班牙和奥地利打败,要求格里松斯把一部分版图割让给奥地利,余下的版图要接受西班牙和奥地利的严密保护。1623年法国、萨瓦、威尼斯和瑞士联邦组成的四国联盟谋求把瓦尔特利纳和其他被夺走的领土归还给格里松斯人。但此时法国主掌朝政的西耶里和其子皮西厄不想履行其中的军事职责,委托西耶里的兄弟请求教皇出面调停。他们建议的要点是:西班牙在瓦尔特利纳构筑的工事将由教廷的军队戍守。西班牙人可以在教皇的旗帜下一如既往控制瓦尔特利纳,连同奥地利在格里松斯领土上的要塞也一并迅速交给教皇管辖。这件事使法国国王在全欧洲范围内的天主教派以及新教教派的各国君王面前威信顿时扫地。 

[4]选帝侯言论:《黎塞留传》484页

[5]黎塞留就任枢机主教致路易十三的感谢信:

“陛下,上帝降福众生非图回报,因上帝无所不有,而是使众生臻于完美,更能禀上帝意旨行事。陛下乃上帝形象之最生动体现,恩泽加被,使微臣辱获殊荣。为感激陛下,臣唯有全心全意、万分虔诚服从陛下之统辖,陛下幸不见责乎?臣敬向陛下保证,巨宁愿肝脑涂地,也不愿不以臣之生命与人格效命陛下,微臣生命、人格拥有之一切均为陛下所赐也。此情谅亦不以为忤。

“祈求上帝,神恩有降,俾微臣表此寸心,愿以一切行动欣然显示不仅陛下所赐红袍足以表现之意愿。

“陛下,臣现时开始感到之欢快心情必将更加强烈。盖微臣在世间以事君为唯一感情,将令陛下亲睹,而非仅仅相信臣乃陛下最谦卑、最感恩、最服从之臣仆。
                                                                                       红衣主教黎塞留
                                                                                 1622年9月23日于里昂。”

[6]实际上,黎塞留1622年夏初才就这个问题为国王上了一个的正式奏折,此处段落是基于事实和剧情需要的推测。

[7]新约圣经中的一段,撒旦为了引诱耶稣,将地上王国的荣华展现给他,对他说,你若俯伏拜我,我就把这一切都赐给你,被耶稣拒绝(《新约·马太福音》4.1—4.12)

[8]着装参考画作《红衣主教黎塞留肖像画》[法]菲利普·德·尚佩涅
——————————————————————————————————————————参考资料

1、《黎塞留传》[法]米歇尔·卡尔莫纳著  商务印书馆1996年版

2、《黎塞留和马萨林》[英]杰弗里·特雷修尔  上海译文出版社

3、《凡尔赛宫的生活》[法]雅克?勒夫隆  山东画报出版史

4、其他网上相关评论


 


Re:法国历史同人 波旁王朝/路易十三X黎塞留  长夜
eddieirvine发表评论于2012-12-14 14:58:00

eddieirvine汗……我错了,原来是你的旧文……
以下为风筝的回复:
是啊,新文不知道怎么回事贴不上来~不行我分段~~

 


Re:法国历史同人 波旁王朝/路易十三X黎塞留  长夜
eddieirvine发表评论于2012-12-14 14:57:00

eddieirvine咦,这是发了全文嘛?

等我mark再看……
给我导师跪了,寒假也要做科研……神马都没时间了……
以下为风筝的回复:
旧的旧的……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The Neurotic Fishbowl

.: 公告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Bloginess

<<  < 2012 - 10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我的分类(专题)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In the Bowl

.: 最新日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 最新回复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The Fishkeeper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Text Me

.: 留言板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Other Fish in the Sea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