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Neurotic Fishbowl
法国波旁王朝 路易十三X黎塞留  共生 la symbiose(B)
风筝 发表于 2012-12-27 22:42:00

法国波旁王朝 路易十三X黎塞留  共生 la symbiose(B) by:mettisk

红衣主教拥有一张庞大的情报网,利用这件令人畏惧的武器,他觉察出一起起反对国王和他的阴谋,将它们彻底粉碎,又掌握到众多人的命脉,使他们不敢轻举妄动。而一俟红衣主教回到官邸,这个精密的仪器就再次运转起来。
他的密探已经将王太后、王后和奥尔良公爵的所作所为一一向他汇报。黎塞留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他们那些人即使再怎样动作,他坚信路易不会妥协,而会选择站在他这一边——因为在某些涉及王权和立场问题上,国王的权威不容置疑、无可撼动,他会选择他所认为正确的,并将之坚持到底。而这些抉择,最终都往往被证明是正确的。现在,更令他担心的是国王病情的再度恶化。这个消息使他心神不宁,甚至无法集中精力思考任何东西。
正在此时,尚是黎塞留最坚定的盟友之一的蒙莫朗西公爵来到了官邸。从他那异常严肃的表情略显紧张的举止上,黎塞留甚至有了最令他难以接受的猜测,难道是国王已经……
亨利二世·德·蒙莫朗西公爵吻过黎塞留的权戒,对他说:“枢机主教阁下,请原谅我对未来进行最不敬的猜测,陛下如今命在旦夕,恐怕随时都有离世的可能——唉,我这不幸的双眼,为何要看到他们正在为陛下进行临终涂油。法座,出于陛下的希望,也出于我个人的友谊,为了您的安危着想,我真心希望您能离开此地。”
“公爵阁下,您带来的消息让我心魂俱碎了,我的理智告诉我无法相信这是真的,而我的情感……它绝对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您能够说的再仔细一些么?这确实是您亲眼所见?”
“亲眼所见,枢机主教阁下。陛下之前就似乎有所感悟,命我去向奥尔良公爵传达一定要保住您的口谕,等我向陛下禀告之时,就看见陛下状况不妙,已经做了临终祷告,而神父已经做好了准备,取出圣油,要为陛下擦敷了。枢机主教阁下,请详细陛下始终是信任您的,他拒绝了任何要判您入罪的请求,但是万一——只是万一——王弟成为法兰西的国王,我担心他们会不顾陛下的谕旨,对您不利。趁着现在他们还不能为所欲为,希望您能够早作安排。”
“我想您预料的很对,即使国王始终相信在下,但是若由奥尔良公爵继位,他们一定不会容我活着。假如他真的成为国王,就能以国王的名义发号施令,那么我,仅仅作为一个臣仆,又有何处足以容身呢?”
“假如您暂时没有合适的场所,我郑重地邀请您去我的领地朗格多克暂避。我可以为此立誓,我将用我的剑护佑您的安全,保证您在那里不会受到来自任何一方的任何力量侵犯。”
公爵的承诺不可谓不诚挚了,然而黎塞留心中却丝毫不像他平日果决的作风般充满了犹豫。倘若他真的逃离,那日后必将过着仰人鼻息的日子。再也没有一个人能够像路易十三那样给予他全然的信任,再也没有一个人可以供他实现他的全部理想,也再也一个人足以兴起让他点燃的身心的热情。难道要这样的日子构成他今后的全部生命么?
甚至于公爵这样的豪言壮语,竟还让他有了一丝隐约的不安,有了这样的猜测——难道公爵,竟打算为了他而反对国家么?公爵真的能够拿出那样的勇气而毫不动摇么?就算事实真能如公爵所说,那么以后,他将同那些断头台和断壁残垣下的阴魂、以及他一直以来与之殊死斗争的反对者们又有何异?
而这所有这些犹豫中最令他犹疑不定的,就是黎塞留时候总归还抱有这样的想法——路易十三还活着。
他们分开的时候国王的允诺言犹在耳,而且国王能够屡屡在最危急的时刻寻得生机,说是天主庇佑也不为过,怎能在大好年华因为区区一场疾病丧命?
因此黎塞留打定主意,不到最后一刻,绝不离开此地。

思虑再三,黎塞留终于下定决心,拒绝了蒙莫朗西公爵:“谢谢您的好意,公爵大人。但是我,身为一个首相,怎能撇下肩负的责任和重病的君王不顾,只是为了个人的安危逃离呢?只要奥尔良公爵还未登上王位,国王便始终是国王。况且,我曾与陛下约定,要为他的健康祈祷。我必须要兑现我的诺言。”

说完这些,黎塞留就缓步向前,庄严地跪在圣像面前,向着圣父、圣子和圣灵,以及所记载的所有圣徒们祈祷,希望他们能够发挥作用,使国王脱离险境、重返人世。     
深红色的枢机长袍拖曳在地上,阳光透过雕花的窗子,在他的身上投下金色的光影,与官邸深处那些处于黑暗中显得死气沉沉的房间形成鲜明的对比。
或许不久之后,他也要与那空洞的黑暗融为一体了。
蒙莫朗西公爵紧皱着眉,想着这样一个意志绝伦、才华卓著的人就要就此死去,心中充满了遗憾。

这种景象在这危急四伏的时刻,显示出一种不同寻常的平静来。或许下一刻,他就会被加斯东、王太后或者王后的人处死,但是此刻,他却似乎毫无动作,平静的等待死亡? 
 
    很快,这短暂的平静被一阵来自教堂的钟声打破。钟声既悠远又肃穆,往往能给人们带来内心的安宁。但是此刻,这钟声却扰乱了的心神,剥夺了方才还能显得镇定的红衣主教的最后一点力量。红衣主教能在种种危急和困扰他多年的病痛中生存下来,甚至把繁重的政务处理的井井有条,所靠的无非是坚定不移的意志罢了,然而如今,这个他最强有力的支撑仿佛也要背叛他了。这个钟声似乎否定他最后的幻想,道出最无情的宣判——国王已经过世。这想法一经生根,配合那阴沉无比的钟声——或许是丧钟,就仿佛迅速蔓延的病毒,击破了黎塞留那似乎牢不可破的精神构建的防御,夺去了他的全部力量。  
    他已经无力支撑了。 
 
     看见跪的笔直的黎塞留在突然坐倒在圣像前,联想到适才想起的钟声。蒙莫朗西公爵想到了某些可能。他走上前,从背后扶住红衣主教的身体,不至于使其摔倒,随后在他的耳边说道:“枢机主教阁下,请恕我多言,如果我所说当真如您所想,这钟声或许并不代表那最危险的事,也有可能只是整点报时罢了。但是,倘若真是不幸发生,那么,请容许我再次冒昧的请求,您是否决定与我离开?” 

生还是死?离开还是留下?在这越来越紧迫的时间面前,黎塞留不得不再次面对现实,由他的理智重新回到他那与他的意志相比显得残破又卑微却一刻也无法脱离的躯体之中,在危机之中再作抉择。
这一次与以往任何一次都不同。离去或许能够躲避一时的杀身之祸,但是却意味这他放弃他放弃他毕生所坚持的信仰和理念,放弃他与路易十三苦苦奋斗多年的一切,这是他无法忍受的;而留下,虽然危机四伏,却未必没有机会。就算最糟糕的情况发生,他坚信,他的敌人永远无法摧毁他的精神。
黎塞留的心在思考中渐渐平静下来。
这个时间并没有太久。
一旦意志回归,决心下定,他将一往无前。

蒙莫朗西公爵看见黎塞留扶着墙角缓缓站起身,最后的阳光仿佛一团燃烧的火焰,照亮了他的面庞,“公爵阁下,再次感谢您能在这个如此危急的时刻对我施以援手,但请原谅我出于我个人的原因,无法同您离开里昂。现在,我要去见见国王,不知公爵是否愿意同去?”
红衣主教在等待他的答复。在这仿佛知晓一切、掌握一切的目光注视下,几乎没人能够违背他的意志。多少人只因为这目光就将苦苦筹划多时的缜密计划轻易供出,又有多少人在这目光的注视下将或许片刻前还把手言欢的密友出卖——那目光仿佛能洞悉灵魂。显少有人能免于在这注视下屈服,就算现在红衣主教不过刚刚重拾决心,公爵也难以成为这一例外,更何况,他对路易十三此时的身体状况同样抱有极大的兴趣。
“虽然我对您要做出这样危险的行为并不十分赞同,但出于对国王和枢机主教阁下的敬意,我非常愿意前往。甚至——如果枢机主教阁下需要,我可以为了您的安全,做出一些必要的准备,以备不时之需。”
仿佛为了应证蒙莫朗西公爵的话语一般,门外响起了略显纷乱的脚步声,蒙莫朗西公爵迅速拔出剑来,靠着门口,以便能及时击倒冒然闯入的不速之客。那个脚步声已经越来越靠近,公爵也随时做好了准备出击的准备。然而随之而来的并不是粗暴的进攻,反而是颇为守礼的敲门声。这声音长短交错又有着特殊的节奏,听起来有着刻意的特别。在此之后,红衣主教走到公爵身边,安抚的放在抽出的剑刃上,示意他不必动手。      
门被打开了,门外的人走进来,摘下饰有羽毛的宽檐帽,躬下身向主教行了礼,随后立刻将带来的消息禀告,并担保他所说的每一个字所代表的事实都绝无虚假。
这消息一经说出口,所有的阴霾就在片刻间一扫而光,暗沉阴冷的房间也变得仿佛温暖起来,那些惊恐、犹疑、软弱都已成为过去,取而代之的是茁茁生机和难以言喻的喜悦。还有什么消息能给众人够带来这么大的变化呢,当下唯有一个,那就是——国王路易十三已经病情好转,并且正逐渐清醒过来。
作为第一个能将这个好消息带给红衣主教的人,报信人显得颇为自得,就算急切的奔跑造成过大的动作撕裂了他的外衣,额头的汗水沾湿了他的衣领,他的辛劳并非没有回报——红衣主教再次显示出他的慷慨,只见他抬起手,就有仆从拿来一个看起来颇为沉重的袋子,递到他的手中。这袋子被钱币的形状撑得那么饱满,毫无疑问装满了皮斯托尔,而钱袋由红衣主教亲自放在他的手上,又加重了这笔财富的分量。

路易十三的恢复简直称得上是奇迹了。
国王之前一直人事不醒,气息微弱的如果再进行一次放血就会当即夺取他的性命。御医束手无策,神父做过临终涂油,廷臣纷纷赶来,所有人都以为国王马上就要死去。路易十三此时尚无子嗣,作为王位第一顺位继承人的王弟奥尔良公爵加斯东随时做好了加冕的准备。他对黎塞留的积怨已久,屡屡动手却次次失手,之前路易十三的口谕远远不能阻止他对此人的憎恨,这次他大感可以一雪前耻,黎塞留难道竟有什么力量可以和国王作对么?他和王太后、王后已经商议好,在除掉黎塞留后,该由哪个亲信大臣来接替他空出来的位置。
然而如今,黎塞留本人正要失却他最大的依仗,命运这个更加无法抗拒的敌人却再次击败了他。谁能想到呢?国王的血流了那么多,近乎黑色的血染红了身下做工细致的被褥,可是在此之后,国王的高烧竟然慢慢退却,又逐渐恢复了神智。惶惶不安的御医们几经探查后,面露喜色的宣布国王已经度过了最危险的时刻,恢复健康指日可待。
路易十三终于从死亡的阴影下逃脱了出来,奥尔良公爵依然不过是王弟罢了。

路易十三的神智自混沌中渐渐清明,而彻底清醒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在人群中寻找那个深红色的身影。
一无所获。
他看着身边围绕着的他的母亲、妻子和显得颇为沮丧的弟弟,用大病初愈后仍然暗沉无比的嗓音艰难的问道:“黎塞留呢?”
周围陷入诡异的沉默中。奥地利的安娜攥紧了为国王在病中擦过汗水的手帕,王太后面色阴沉,她无法接受黎塞留此人竟然在国王的心目中占有这样重要的位置,让国王不惜与他的母亲作对,甚至在国王清醒后,第一个问到的人既不是他的血脉至亲们,也不是他的妻子,而是一个手段卑劣的小人。她傲慢的抬起头,看着他的儿子一字一字回答:“将死之人。”
路易十三轻轻闭上双目,他了解他的母亲,这样的语调充斥着对所诉说着的那个人的巨大地不满,但无意中暗示了黎塞留现在并没有受害,如果还来得及,或许那人还能够获救。他再次睁开眼,撑着床坐了起来,试图为挽救黎塞留的性命有所行动,却被眼前的景象中断了。

寝宫的门朝两边徐徐打开,枢机主教身着深红色的法袍,出现在众人面前。他坚定而沉稳地穿过那些自行分开的人群,走向国王的床榻。
 “你来了。”路易十三深深的看着他。
“是的,是我。”黎塞留用言语和目光回答。
谁也不能阻挡这两个人。
他们又获得了新生。

蒙莫朗西公爵站在身旁的人群中,恍然意识到:他或许只有成为红衣主教的敌人,才能够被那样注视了。[10]

FIN.

  注释:
[1] 1629年11月21日,国王敕命黎塞留为“首要大臣”,黎塞留正式获得首相头衔。11月26日,又将黎塞留的封地册立为公爵重臣一级。

[2]德·夏莱事件:1626年,围绕刚成年不久的加斯东婚配问题,舍弗罗兹公爵夫人等人计划暗杀黎塞留并使国王逊位依然是而且更是她要达到的目标。公爵夫人计划利用加斯东从而挑起暴乱,在混乱中挟持路易十三,宣布国王无能治国,由加斯东登基,并借口不能生育而解除路易十三同奥地利公主安娜的婚姻关系,使王后改嫁,成为加斯东的妻室。她指使自己的一名仰慕者袍带总管德·夏莱伯爵伺机刺杀黎塞留,德·夏莱泄露了机密,刺杀失败。不久德·夏莱在公爵夫人指使下劝加斯东拒绝与蒙庞西郡主婚配,被黎塞留发现。夏莱和加斯东计划逃跑,被抓住,加斯东关在狱中,承认除计划弑君外的一切罪名,但罪证确凿,被判死刑。死时因为刽子手被加斯东劫走,反而没能死的痛快。此事安娜王后卷入其中,路易十三对王后更加不信任。

[3]1626年,黎塞留将禁止决斗法令贯彻执行,宣布:决斗但未致死,则双方均被撤职并取消俸禄,挑起决斗的人处以三年放逐外国。凡致对方死命者、决斗中请了帮手者,均处死刑。然而1627年,屡屡犯禁的蒙莫朗西-布特维尔再次与人决斗,并与他的证人戴·夏佩尔伯爵在决斗中使另一方证人致死。黎塞留向路易十三进言姑息他们的危害,两人经审判后被处死。

[4]这个称号路易十三继承自其父亨利四氏。

[5]法国波旁王朝王室纹章是蓝底上三朵金色的鸢尾花,哈布斯堡王室纹章是展翅的双头鹰。

[6]枢机红:得名自枢机主教的主教服的颜色,枢机红(RGB:196,30,58)

[7]1630年,黎塞留为法国在意大利卡萨尔和曼图亚的利益远征意大利,路易十三一同御驾亲征,虽然取得一定战果但途中军队痢疾流行,路易十三染病后返回里昂,黎塞留驻兵的圣让·德·莫里埃纳城流行瘟疫,同时曼图亚失陷,黎塞留此时已与王太后决裂,后方危机重重,只得受谕返回里昂。

[8]这段就是三个火枪手那个剧情,王后的女伴舍夫罗兹公爵夫人伙同其情夫荷兰伯爵撮合前来迎接法国公主也是英王王后的白金汉公爵和安娜王后,两人见面后暗通款曲,并在公开场合表现的过于亲密,虽然极有可能没有做出过分的事,但此事后来被路易十三和黎塞留知道,国王认为王后不顾体面,对此耿耿于怀,王后也因此事对黎塞留极为仇视。

[9]《黎塞留传》570页。

[10]1632年,王弟加斯东再掀叛乱,蒙莫朗西公爵追随,战败被俘,后被处决,并被剥夺爵位和财产。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The Neurotic Fishbowl

.: 公告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Bloginess

<<  < 2013 - 12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我的分类(专题)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In the Bowl

.: 最新日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 最新回复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The Fishkeeper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Text Me

.: 留言板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Other Fish in the Sea

.: 链接